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神仙打架
    这强盗怎么可以这么嚣张啊?这个世界难道没有王法吗?

     听这伙人的对话,怕是要去谋杀镇长。

     记得夏晓媛说过她是咒术师,在叶一刀的初步理解里,咒术师就是一群异能者,手指还能当打火机用。而那强盗头子居然能掌控时间,比起手指打火机不知道要厉害到哪里去了!

     “镇长有危险,得赶紧去报告士官!”叶一刀第一时间想到,可是自己身为鬼魂,目前为止只有夏晓媛能看见自己,怎么报告士官啊?不行,这样行不通,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抢在强盗团伙之前提醒夏晓媛。

     趁着强盗头子还在向同伙吹嘘自己的特殊能力,叶一刀加速往茅草屋飞去,这鬼魂飞的可比人跑的快多了。

     茅草屋,拉黑了灯。

     叶一刀直接从中穿过,进入到屋内,大喊道:“不好啦!不好啦!”

     其实他也没发出声音,但是夏晓媛就是能听见。

     盘腿在床上的夏晓媛缓缓睁开眼睛,可能是因为休息被打扰了,她冷着脸。

     “干嘛?”

     “有人要杀你!”叶一刀赶紧道,“真的,就是中午杀我的那伙强盗,他们骑着马,朝这里来了。”

     “有人要杀我?”

     叶一刀小鸡嘬米般点头:“是啊是啊,你快躲起来吧!”

     “为什么回来告诉我?”

     叶一刀想了个合理的理由:“因为你如果出事了,也许就没有人能看见我了。”

     这时,已经能听见门外传来凌乱的马蹄声,从声音能判断他们停在了门口。

     外面突然安静了一会儿,接着一颗超大的火球从屋顶砸了下来。

     “哇!要不要这么直接,动手前总该说点什么吧?”叶一刀觉得自己没有看错,那真的是火球,就像天外陨石一样,朝自己砸来,那一刻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鬼魂,下意识地抬手挡住脑袋。

     轰然一声爆炸,尘土飞扬。

     待尘埃落定,天地间一片寂静,茅草屋早已变成一堆废墟。

     叶一刀回头一看,只见旁边的夏晓媛毫发无损。

     她赤裸着双脚踩在废墟上,淡蓝色长裙无风自舞,一双略显妩媚的眼睛像是明快的刀子,锁定为首的强盗头子。

     “是他是他就是他。”叶一刀着急道,“他到底是谁啊?这一带有名的山贼强盗?”

     “他叫蟹尔,我堂哥。”夏晓媛不着痕迹地道。

     “还是亲戚啊。”叶一刀诧异。

     强盗头子蟹尔御马向前走了两步,轻笑道:“不亏是继承了风王名号的女人,在我的偷袭下居然毫发无损,佩服佩服。”

     “多说无益,上次我念在情亲份上放你一条生路,这次你没那么好运了。”夏晓媛冷声道。

     “你想打,没问题,我已经用结界隔绝了这片地方,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蟹尔扬了扬挂在胸前的金字塔,“这还得多亏这个宝贝啊,本来打算请赏金猎人的那笔钱,也省下来。”

     “那是他们枪我的。”叶一刀对夏晓媛说。

     “是什么东西?”夏晓媛问道,“我能看见里面有一股很强的元素波动,聚集在它周围的元素魂雾也异常浓郁。”

     夏晓媛那双漆黑的瞳孔,不知何时变成了渗人的金色,仿佛有冒泡的金色液体在瞳孔里缓缓流动。

     “我也不知道。”叶一刀摇摇头,面对夏晓媛投来的鄙夷的目光,叶一刀再次补充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没用过就被抢了。”

     “晓媛,你还在愣什么神?”蟹尔说道,“其实我也不忍心杀你,比较我们是这世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只要你将镇长之位让出来,一切好说。”

     “可以可以。”叶一刀劝说道,“不失为一个好提议,你就让给他吧,当个破镇长有什么好的,还住这种茅草屋,要是我早就拍拍屁股走入,另谋高就了……”

     “这家伙想要将整个镇子改造成大型冶炼厂!”夏晓媛道。

     “冶炼工厂好啊。”叶一刀说,“可以给镇民提供就业岗位,增长小镇经济水平,改善镇民生活,有何不好?”

     夏晓媛突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犹如被一柄尖刀扎进脑海里,吓得叶一刀赶紧闭嘴。

     “得了得了,当我没说,你这种顽固分子活该被教训一顿。”叶一刀蔫坏道,“世界是会变的,人也要跟着变,不懂变通,等着被淘汰吧。”

     叶一刀心想,就算自己有力量,也不会帮这家伙,这没什么过意不去的,毕竟她从始至终也没想过帮自己,就在旁边看戏好了。

     夏晓媛从裙摆撕下一条蓝布,将长发束起在脑后。

     “世界会变,但是人不会。”她说,“就像某些可贵的品质,永远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而过时。”

     夏晓媛眼神一凝,爆射而出,化作一道青光冲向蟹尔。

     随即一道黑芒冲破废墟,从叶一刀面前一闪而过,飞向前面的夏晓媛。

     长刀入手,夏晓媛单手持刀,从天而降,照着蟹尔当头一记劈斩。

     蟹尔反应迅速,弃马后撤。

     夏晓媛扭转身形,避开马匹,并将其吓退,并未伤其分毫。

     当夏晓媛重新站定时,已经落入对方的包围之中。

     叶一刀数了下,对面总共有八个人,光在人数上,夏晓媛就不占优势,更何况对方都是些莽夫壮汉,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

     随着蟹尔一声令下,八人一起挥舞着刀剑,向夏晓媛发动攻击,剑气、刀芒,在月下汇聚成一幅充满魔幻色彩的画卷。

     面对众人的围攻,夏晓媛面不改色,反而流露出一种癫狂的姿态。

     刀剑激烈地碰撞,月下火星四溅,夏晓媛速度极快,像是夜幕中的幽灵,以一敌众,竟丝毫不落下风。她踏着的步伐如同鬼魅,身影难以捕捉,突进、躲闪、格挡、用力挥刀,其精湛的控刀术使长刀宛若身体的延伸,化作一抹银光在双手间来回交替,宛若在指尖跳跃的精灵。

     她每一次挥刀都优雅而潇洒,与敌人的每一次碰撞都惊心动魄,作为旁观者,叶一刀不禁也投入道这场战斗中,心道:“果然是神仙打架,全特么是神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