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灭?下
    Duang的一声,经过白羽墨的不懈努力,舱门终于被白羽墨扯开扔了出去,因为力道太大还有一只倒霉的魔物被舱门打中后当场死亡

     ”呼,终于成功了,这就是装有炼金武器的机械箱吗?“

     白羽墨低头看着脚下的机械箱,把手掌按在了识别系统上,嗤的一声,机械箱上面的的一层喷射出大量白色烟雾,随后五把炼金武器弹射出来,白羽墨没有犹豫,直接拔出了重量最大的炼金巨刃对着身后就是一个水平横扫,巨刃横扫时所散发出的冲击使魔物都禁不住后退了几米,白羽墨成功的和魔物们拉开了距离

     ”还好,差一点就要死在这里了“白羽墨把巨刃扛到肩上后用左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接下来,就到了我的表演时间了!“

     白羽墨没有转换战斗场地,直接站在飞机残骸上跟魔物们站撸,只见白羽墨再次发力驱动自己手中巨刃砍飞了几只魔物后把剑插进飞机残骸后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不行,这把剑太费力气了,这老头设计的什么破机械箱,24小时就能打开一次,那他为什么还要给所有的武器充能?“白羽墨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一定要找个办法把剩下的几只怪物打败。“

     这时,白羽墨想起了他老师说的话

     ”羽墨,你可知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不知道?那么今日就让我来告诉你,这箱子里,装的是人类的希望!这箱子中有五把武器,是人类根据炼金圣器仿制的炼金武器,炼金圣器:每个炼金圣器都拥有一个上古之神的一丝魂魄,它们被称为‘器魂’,这些魂魄可以使炼金圣器的实力翻上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就连天兽级别的的魔物也要畏惧三分,但是人类政府为了防止圣器丢失而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仿制炼金圣器!仿制炼金圣器的工序进行了十天九夜,当仿制的炼金武器从熔炼炉中取出来的时候,政府中全部的人都欢呼着,除了一位老者,那位老者说

     ‘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这些武器里少了些东西’

     当时没有多少人明白这位老者在说什么,只有我和老首长意识到了这些仿制的武器里没有那些被称为‘器魂’的东西,没有器魂的话这些仿制的炼金武器跟结实一点的废铁没什么区别,但是在现世,没有人能够直接成为器魂,所以科学家们做了一个残忍的决定:使用人类的魂魄!他们花费了六个月的时间来寻找强者,终于,他们不负众望,找来了五个强大的不像话的人类,科学家们想把他们的灵魂提取出来注入武器当中并使其陷入沉睡,但是最后一步偏偏做不到——魂魄暴动了,这些魂魄被提取出来后陷入了狂暴当中,无论如何也无法平息下来,科学家们没有办法,只好把魂魄强行封印进炼金武器,成功了,魂魄们在各自的武器中陷入沉睡,每当使用时只要给其注入巨大的能量就能将其唤醒,而且为了弥补仿制的缺陷,科学家们给炼金武器增加了‘魂动’这个能力,但是武器中毕竟是人类的魂魄,承受不住巨大的能量,每次使用魂动就会对魂魄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如果经常使用,甚至还会造成‘魂破’,所以这五把武器还是一直作为备用单位存在,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使用,直到有一天,科学家们在试图激活炼金圣器开发更强大的能量时,意外发生了,实验室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其产生的能量波动将五把炼金圣器震得流散到各地,一个预言师在生命的尾声告诉了我们几个词语

     ‘幽暗深渊;极寒冰原;炎流之地;天空之峰;深水狂沙,只要找到这几个地方,就能找回人类的希望’

     我们即使得到了这样的提示也没有任何行动,只有被命运选中的人才能找到它们。白羽墨,努力去寻找炼金圣器的踪迹吧。”

     “魂动,我竟然被逼到使用这个的地步了吗?”白羽墨看了看插在面前的武器和在不断靠近的魔物“希望这个人的灵魂不要责怪我,魂动!!!”

     随着白羽墨一声大喊,插在地上的武器开始微微震动并且发出淡蓝色的光芒——成功了!剑身上的光芒越来越亮,最后在剑的旁边聚集成一个人形

     “这......是什么东西?”

     人形光芒没有理会白羽墨,他缓缓的拔出地上的剑并缓缓地举了起来

     “一只手就能举这么高,这就是人类中的强者么”

     人形光芒把剑举到最高点时,突然向前一个踏步追加一个横斩瞬间就干掉三只魔物,随后猛的一个转身就把武器投掷出去干掉了最后一只魔物,在做完这一切后,他渐渐地化为无数光点又再次汇聚到剑身上,武器不再有蓝光闪烁也不再震动,魂动结束了

     “这就是魂动妈,真的好强,如果我有这么强的话,诺顿他就......他就不会”说到这里,白羽墨跪在地上“变强,我要变强”,在白羽墨没有注意到的背后,土地被无声的翻起,一只巨大的魔物出现在白羽墨的背后,大片的阴影笼罩着跪在地上的白羽墨

     “什.......”

     白羽墨正想转身,可是这只长相酷似鼹鼠还拥有尖厉的爪子的魔物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它在白羽墨要转身的一刹那用自己那尖利的爪子直接贯穿了白羽墨的身体并且把白羽墨高高的举到空中,白羽墨的血顺着魔物的爪子一滴一滴的滴到了地上

     “啊啊啊......”白羽墨的惨叫回荡在废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