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章 重生乞丐
    想着,他缓缓走向谢飞絮,随着他的脚步,周围的空气瞬间降到了零下,让屋内的人都不由得直打冷战。

     相隔一步之遥,他停下了脚步,谢飞絮一僵,全身绷紧。只见他俯身下来在她耳边玩味地说了一句:“给你两个选择,一上我的床,做我的人,二从这个位置上掉下来,啪,粉身碎骨。”

     后面的字,没人听见,但是紧跟在风少身后的李诗儿却听得一清二楚,只见她盈盈如水的双眸瞬间冰冻三尺,冒着森森的寒光似蛇蝎,恨不得将谢飞絮五马分尸。

     而谢飞絮一惊,身心俱寒,但她没时间理会这两个疯子,转身笑语涟涟,“风少说笑了,这两个都不是好选择。对不起,飞絮还有事,告辞。”

     她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他还能威迫她?富二代怎么样,太子爷了不起?她谢飞絮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了,她倒要看看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王法。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威逼她的人没有动手,妒忌的人已经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了。

     晚上十二点刚过,街边一片清冷,谢飞絮刚拍完最后一场戏收工回来,她还是照常在路边下了车,走回家。

     只见她揉揉脖子,仰望万里夜空,享受这一瞬间的宁静。

     却没想到,疲惫不堪的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天上的星星,一辆黑色法拉利就撞了过来。

     嘭……

     痛,赤~裸~裸地痛漫遍全身,她飞到了半空,落下来那一刻,清晰地看到刘诗儿狠毒的双眼和狰狞的面孔,仿佛在说,记住,这就是你抢我位置、勾引我男人、羞辱我自尊的结果。

     哈!谢飞絮自嘲地留下了最后一抹笑意,她辛苦了十五年,生活事业刚有气色,却不懂谨言慎行,暗藏锋芒,得罪了恶霸、血拼了同行。只怪自己年轻气盛,不知韬光养晦,只怪自己太弱小,让人有机可乘。

     如果有下一世,她必收敛光华,步步为营;如果有下一世,她只求衣食无忧、寿终正寝;如果有下一世,她愿有个完整的家……

     妈妈,你再也没机会见到你意气风发的女儿了,你后不后悔,曾经抛弃我?

     京城的五月,正是柳絮纷飞的季节!漫天飞舞的棉絮,弄花了路人的眼睛,迷乱了人们的心神。

     夕阳西下,余晖照进破旧的院子,带来了黑夜前最后的温暖。一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小乞丐,围成了一个圈,正目光寡寡地盯着气若游离的谢飞絮,她顺着一缕光,双眼睁开了一条缝,扫了一下四周,便无力支撑地闭上眼睛。

     她此刻头疼欲裂,她怎么又回到了这乞丐窝?她明明是被车撞飞了起来,难道她没死?

     休息了片刻,她再次顺应着光线微微地睁开眼睛,这次看得更清楚了一些,面前的孩子十一二岁、男女不一,个个都是瘦骨嶙峋,本该灵动的眸子苍白如死灰。

     这样的情景,对于从小在乞丐堆里长大的谢飞絮来说,太熟悉了。

     而在他们背后,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只见他蓬头历齿、面目可憎,一看就是丧尽天良的人贩子。可是真正让谢飞絮感到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他那一身像古装电视剧里面的装扮。

     谢飞絮还没来得急多想,就见他甩着长长的皮鞭,噼里啪啦地扫过那些孩子的背脊,怒吼道:“都给老子滚开。你个死丫头真是晦气,铜钱没捞几个回来,倒是想死在老子这屋子里,做梦,老子这就送你去乱葬岗。”

     后面这的话显然是对奄奄一息的谢飞絮说道。

     那些孩子早已鬼哭狼嚎地缩到了一边的角落,再无人理会躺在地上的谢飞絮,除了一个畏畏缩缩的瘦弱身影,跪下去乞求:“六爷,求您不要送走二丫姐,她刚刚睁开眼睛了,还有救,月儿求您请个郎中来看看……呜呜……”

     啪!又是一个狠皮鞭抽到月儿的身上,本就衣不遮体的小身板再次崩裂出一条条裂痕,“死开,再敢说话,老子抽死你。”被叫六爷的人贩子,那双醉醺醺的血红眼显然有了嗜血的冲动。

     月儿体力不支,当即倒了下地,晕了过去。

     谢飞絮不忍地移开眼睛。想着同样衣不遮体、满体鳞伤,也只有十一二岁的自己,痛苦地闭上眼睛。

     她没死,而是小说中写的穿越了。可是这是多么可笑的情节,穿越回到了乞丐窝?哈!看来,她是注定逃离不了乞丐这个身份。

     不行,既然上苍真的给了她一次丛生的机会,她决不能再轻易死去。她要积攒力气,逃离这个地方。

     头依旧隐隐作痛,沿着脸颊流下来的血迹已经冰凉干枯。但相对于刚刚的虚弱,现在本尊的记忆已经缓缓地回到谢飞絮的脑袋中,原来你也是被母亲抛弃,被人贩子逼害的,被恶霸欺凌致死的?

     同样的命运再一次上演,她依旧是被娘亲遗弃,变身命如蝼蚁的小乞丐。可是,这一刻,她再也不是曾经那个谢飞絮。

     十一二岁的孩子,那脑海里除了小时候在家中一些零散的悲苦记忆,剩下的就是没日没夜的乞讨,打骂,唾弃,欺凌……饥寒交迫,没有出路,只有绝望。

     乱葬岗,缩成一堆的十几个孩子听着,个个惊慌失色,索索发抖。在他们被囚禁了意识的脑袋中,死显然比苟且偷生要来得恐怖和骇人。他们不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同行,来冒这个险。

     没有人再会为谢飞絮出头。

     “二丫蹄子,还没咽气是吧?等到了乱葬岗,老子再送你一程。哈哈……因着你这条命,人家裴少爷可给赔了二两银子,你若不死如何对得住爷这二两银子?”说着,六爷便把还没恢复过来的谢飞絮一甩,抗上了肩。

     一个孩子的命,就值二两银子。

     他们这些孩子就是这个人贩子六爷拐卖,白天到处乞讨挣钱回来供奉他,晚上就被拳打脚踢鞭子相向。若有人牙子看上了,就随手卖出,挣几个铜钱喝花酒,也是常有的事。

     谢飞絮愤恨地握紧瘦弱的拳头,手掌里一块锋利的瓦片割得她皮肉尽裂,这是她刚刚趁人不注意,捡起来的。

     疼痛让她混沌的脑袋清醒过来,身上的力气也在慢慢恢复,想必乱葬岗在城外郊野,离这也有一段距离,时间足够了。

     ------题外话------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不收藏没笑话看哦。

     来一对好对联:

     据传,某大学中文系流传一副漂亮的对诗。上文由女生作:昨夜操场漫步,路遇青蛙装酷,呕吐、呕吐,只有拿头撞树!

     下文男生对:昨夜球场摆酷,看见恐龙撞树,恐怖、恐怖,可怜那棵小树!